您的位置 首页 时政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文 | Chelsea编 | Chelsea在教育内卷的时代,很多家长期望用高压换取孩子的成功,用灌输和抢跑获得更多资本。这也引发了很多人对国际教育的疑问:那种宽松、开放、自由发展的“快乐童年”,难道能在激烈竞争的人才市场上胜出吗?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文 | Chelsea

编 | Chelsea

在教育内卷的时代,很多家长期望用高压换取孩子的成功,用灌输和抢跑获得更多资本。这也引发了很多人对国际教育的疑问:那种宽松、开放、自由发展的“快乐童年”,难道能在激烈竞争的人才市场上胜出吗?

但反直觉的是,起跑线上的“抢跑”并不能为孩子带来成功。相反,真正的成功者总是“大器晚成”的。

开放和自由的探索能使孩子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更能建立健全的人格和开放的能力,在复杂环境下拥有更强大的适应能力。相反,早熟的“鸡娃”被束缚于填鸭式的知识灌输,在日趋变动的世界中更易遭到淘汰。

你在学生时代是更喜欢文科还是理科?工作后是专注于同一领域经验积累还是跨行跳槽?职业规划是更注重广度还是深度?你是专才(specialist)还是通才(generalist)

熊和鱼掌不可兼得,你知道自己精力和时间有限,如果致力于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或许可以寒窗苦读10年,功名成就在一时,但是会错过生活学习中众多乐趣;如果想要面面俱到,或许可以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但是可能并不能样样精通,只能成为杂而不精的业余三脚猫。

古有韩愈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西方也有民间俗语:“jack-of-all trades, master of none”,说的都是一回事——在一个领域有所成就的才是专家。

对专家培养的执念也让不少鸡娃家长们早早制定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的教育计划,不管是运动,乐器还是英语,编程,如果日后想要在任何一个领域获得成就,越早开始越好。

毕竟西方有1万小时定律告诉我们:“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1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世界级大师的必要条件”。

展开全文

中国有张爱玲经典作品《传奇》让我们不明觉厉:“啊,出名要趁早呀,来的太晚,快乐也不那么痛快”。

但是所谓1万小时定律和出名要趁早一定是正确的吗?

在仔细研究过世界上科学、艺术、体育、商业等各个领域顶尖人士后,资深调查记者David Epstein在他的畅销书《Range: Why Generalists Triumph in a Specialized World》中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在大部分领域中,成功人士往往是大器晚成的通才(generalist)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专才 vs 通才

2种不同成才之路

1975年美国加州一个5口之家迎来了一个不平凡的孩子,6个月大的时候就能走路,7个月大的时候,父亲给他一根推杆,10个月大的时候,他开始模仿父亲推杆。

2岁的时候他已经登上美国电视台成功用杆推球,同一年他参加了人生中第一个锦标赛并获得了所在年龄组的冠军。

3岁的时候他击出了9洞48杆的成绩。

4岁的时候他已经朝九晚八在高尔夫俱乐部训练,5岁时登上了《高尔夫文摘》杂志,8岁的时候他打败了自己的父亲,18岁时成为了最年轻的美国业余比赛冠军,之后又史无前例完成了该赛事的三连冠。

21岁的时候,他已经是全世界最优秀的高尔夫球手。

6年后的1981年,瑞士巴塞尔的一位网球教练妈妈生下了一个男孩,他和绝大多数男孩子一样活泼好动,一旦被要求坐下不动就会无法忍受。

他的父母对他没有任何特别的运动志向,只是鼓励他参加各种各样的运动。

他涉足滑雪、摔跤、游泳和滑板运动,周日会和父亲一起打壁球,除此以外还玩篮球、手球、排球、网球、乒乓球、羽毛球和足球。但凡是涉及球的运动,他都格外感兴趣。

虽然母亲是个网球教练,但是她拒绝训练儿子,因为他通常都不回球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当其他运动项目教练提出让他再进一级,他直接拒绝,因为他只想和朋友们在训练结束后讨论一下职业摔跤和音乐

当他最终决定专注于网球训练之时,他的同龄小伙伴们早就已经和力量教练、运动心理学家和营养学家合作,但是在球坛姗姗来迟并不妨碍他的发展,在众多网球名将决定退休的而立之年,他仍然是世界第一,他将这功劳归功于青少年时期帮助他发展手眼协调能力的广泛运动涉猎。

相信你也猜出来了,第一个故事的主角是老虎伍兹,第二个是至今活跃在网球球坛的费德勒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左边伍兹,右边费德勒

可是为什么老虎伍兹的成长经历家喻户晓,而费德勒的发展轨迹甚至都不为很多网球爱好者所知?

因为老虎伍兹的故事不仅太传奇了,而且还向世人传递了一个消息——只要抢在起跑线上刻苦练习就能成才,不正是如今全民教育焦虑下鸡血家长们对孩子的殷殷期待吗?

输在起跑线,赢在终点

和老虎伍兹同样畅销的家庭教育故事还有国际象棋界津津乐道的传奇人物——波尔加三姐妹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波尔加三姐妹

出生于匈牙利双教师父母家庭的波尔加三姐妹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父亲用职业训练的方式学习下象棋,两位对学校教育失望透顶的父母试图证明只要抢先起跑,刻意训练,所有孩子都能成为任何领域的天才。

事实上,他的三个女儿的确都成为了国际象棋大师。去年大热美剧《后翼弃兵》中的女主角单枪匹马在男性统治的国际象棋棋坛升级打怪,大放异彩,最后成为世界冠军。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Netflix热剧《后翼弃兵》

在真实国际象棋历史上打破性别壁垒,在男子组厮杀出一条血路的女棋手正是小妹朱迪特·波尔加,连续26年排名女子世界第一,入选吉尼斯世界纪录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朱迪特·波尔加

波尔加三姐妹的成功又是一个符合不输在起跑线就能领先的故事,似乎在告诉着我们在人生早期实现术业专攻是人生赢家的必经之路。

2002年朱迪特·波尔加42步击败俄罗斯籍世界冠军Garry Kasparov

事实上,大量科学研究表明与处于较低水平的运动员相比,精英运动员每周刻意练习的时间更多。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实线为精英运动员平均每周训练时间

虚线为非精英运动员平均每周训练时间

但是当科学家继续追踪运动员职业发展道路的时候,他们发现未来的体育界领军人物早期在最终选择的运动项目上进行有意识训练的时间反而更少。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实线为精英运动员平均每周训练时间

虚线为非精英运动员平均每周训练时间

这些体坛巨星们在青少年时期通常都经历了一个科学家所谓的“试水期”(sampling period), 在这个阶段,他们尝试任何新鲜事物,各种体育运动,从中发展出一套通用广泛的技能,不断挖掘自己的兴趣和能力。

和早早专攻一项运动却容易在较低水平就遭遇瓶颈期的同龄人相比,虽然他们把专项选择和训练的时间推迟得更晚,但是所取得的成就却远超前者。

其他领域亦是如此。

18次获得格莱美奖的著名华裔音乐家马友友刚开始学习的乐器是小提琴,后来转学中提琴,4岁开始学习钢琴和大提琴,7岁结识大提琴家并由此踏上了大提琴演奏之路。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美国黑人音乐家艾灵顿公爵小时候时常逃音乐课,专心练习棒球、油画和绘画。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伊朗数学家玛丽安·米尔扎哈尼小时候对数学丝毫没有一点兴趣,心怀诗和远方梦想成为小说家,但是她最后成为了历史上全球首位“数学界诺贝尔奖”——菲尔茨奖女性得主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梵高在绘画之前曾尝试过5种不同的职业,虽然这每一份职业都让他的自我使命感破灭,但是他近而立之年无意拿起的一本《绘画入门指南》让他在人类艺术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信息论之父克劳德·香农曾是密西根大学电力工程专业学生,为了完成大学学分选择了哲学课程,在了解了近百年历史逻辑体系后,他发现真假陈述被编码为1和0,于是二进位码由此发展,奠定了今天所有数字计算机的基础。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科学家和普通大众都有兴趣爱好,但是顶尖科学家如诺贝尔奖得主有一项爱好的概率比普通科学家高出22倍。

英格兰和苏格兰高等教育体系非常相似,除了英格兰学生在10多岁的时候选择一门专业学科专攻学习,而苏格兰学生可以在大学阶段不断尝试。一位经济学家对此产生了好奇,谁笑到了最后呢?

研究发现提前专攻的英格兰学生凭借丰富的专业领域知识和能力早期会在收入上领先,但是后来居上的苏格兰学生因为可以做更多不同的尝试,一旦做出选择匹配度也会更高,所以收入增长更快

仅需6年,苏格兰学生和英格兰学生之间的收入差距就被抹平,而早早规划好专攻方向的学生也在这个时候逐渐退出原定的职业路线

究其根源,“是因为他们太早被迫做出选择”,而过早的选择并不一定是明智的

虽然短期来看晚一点入行的人们输在了起跑线上,但是长远来看他们赢在了终点

刻意练习或损害长期发展

既然大器晚成是成功人士的必经之路,那1万个小时定律就是骗人的吗?

David Epstein对此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二元论。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Range》作者David Epstein

高尔夫和象棋等学习模式被心理学家罗宾·贺加斯称为“友好学习环境”(kind)的典型:

清晰的步骤和目标

明确且一成不变的规则

及时准确的反馈

每年工作大同小异

就像国际象棋的开局成百上千,顶尖高手的取胜很大程度是基于对反复出现的棋局模式的把握。

在《Range》书中有提到对顶尖棋手和专业棋手进行过实验,在两类选手面前开过一辆车身贴有下到一半的国际象棋棋盘,顶尖选手可以在几秒内迅速复原棋子摆放位置,而水平次一点的专业选手需要更多的时间,地区冠军级别的选手甚至完全不能复原。

然而如果棋盘上不是根据下棋规律而是随机摆放棋子的话,即便是顶尖选手都不能凭借记忆复原因为他们的卓越依赖于熟悉的记忆。所以象棋这类益智类游戏如果在12岁前不多加训练,那么日后能成为世界级选手的概率会大大减小。

另一个学习模式恰恰相反,被称为是“恶劣多变的环境”(wicked)

没有清晰的步骤和目标

规则可能改变

不确定能否得到反馈,甚至反馈或许不正确

每年工作也许大不相同

这不正是我们现在所生活的世界?一场疫情彻底打乱了全世界人民的生活,互联网彻底改变了普通百姓的生活,人工智能或许在未来会让很多打工人永远地丢了饭碗。

变永远是不变的真理。

事实上,与时俱进的思维和交叉领域的学习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的认知。

不信的话,我们来看一张图,以下图片中左右两边中央的圆圈哪个看起来更大?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选择右边的小伙伴,很抱歉,你选错了,因为实际上左右两边中央的圆圈是一样大的。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著名的艾宾豪斯错觉图

那为什么你会产生了右边更大的错觉?因为你的大脑受到了整体和各部分关系的影响,传递出了一个联系比较的讯息。

但是这恰恰说明了你是一个生活在工业化世界的公民,因为在农耕时代的村民缺少现代工作对适应性和概念性思想的要求,并不会观察整体和局部的关系,他们的感知不会因为其他东西的存在而产生改变,所以能够正确判断出中央的两个圆圈大小一致。

用一个常见的比喻总结,过去的人类因为树木想念森林,现在的人类因为森林想念树木。

我们所处的生活和工作环境正是因为非常复杂多变,所以过度专业化有时会适得其反。

在一项针对10多个国家的研究中,被研究者与其父母受教育的年限、他们自身的标化考试成绩以及教育年限进行匹配,其中的差别在于部分人接受了职业教育,另一部分接受了更广泛的通识教育。

接受职业教育的人更有可能在培训结束后直接被录用,也更可能立刻赚到更多的钱,但是他们在一个不断变化的就业环境中适应性不强,在整体人力资本中投入时间更少,所以赢在短期,输在长期。

一项耗时20年对于地缘政治和经济预测的著名研究发现最糟糕的预测者正是某个领域的专家。他们用尽毕生精力研究1-2个课题,通过一种视角或者心智模式看世界,随着他们经验积累和资历提升,他们的预测能力反而会变得更糟糕,而优秀的预测者通常是一群兴趣爱好广泛的通达之人。

最有影响力的专利作者并不是在美国专利局分类的技术领域下不断深入探究的研究者,而是一个个拥有大量跨越不同技术类别个人的团队,他们能够把不同领域的信息结合在一起。

任天堂公司创始人横井军平在校期间电子学考试成绩并不理想,毕业后应聘屡碰壁,只能去京都一家扑克牌公司做一名底层的机器维护工。他知道自己并不具备在电子前沿领域工作的能力,但他把很多可以轻易获取的信息以专家们看不到的方式结合起来。他将计算机和信用卡行业的2项著名公开技术加以整合,推出了一款掌上游戏机,一举成名。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Gameboy之父横井军平

在一项关于为何一些漫画作者更有可能创作出轰动漫画的有趣研究中,决定因素既不是在漫画领域的多年经验,也不是出版社资源,而是该作者所创作过的不同类型作品数量。

结语

众所周知,IBM的深蓝计算机早在20年前就打败了当时人类国际象棋世界冠军Gary Kasparov。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1997 年国际象棋世界冠军Gary Kasparov被深蓝计算机打败画面

DeepMind旗下的Alpha家族在围棋上打败天下无敌手后,成功推出AlphaZero,三天内无人工干预自学了三种不同的棋类游戏,通过无数次自动下棋,记忆取胜步骤并不断完善策略提升棋艺,短短几个小时内,AlphaZero就成为了世界上最好的棋类玩家。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AlphaZero的程序员们自豪于他们的智慧创造实现了从0到1,但是却忘了任何一场棋局的开始都不是一张白纸,步骤依然处于游戏规则的局限之下,这也是为什么在其他规则更灵活的电竞比赛中,计算机通常会面临更大的挑战。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2018年12月初,《自然》杂志在AlphaZero诞生一周年之际,以封面文发布了关于AlphaZero的完整论文

把自创机器学习的公司卖给Uber的心理学和脑科学教授Gary Marcus曾说过:“在狭窄的世界中,人类或许不如AI,但是在更开放式的领域里面,人类的优势依然明显”。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Gary Marcus教授

世界越广阔,人类的贡献也越独特,身处wicked世界的我们最大的优势不正是利用旧有技术的横向思维进行发明创造吗?

一个通才很难被一组专才所替代,我们没有尽可能多地培养通才或是不提倡看起来就不够专业化的东西,因为我们只看到了早期他们落后于他人,却看不见他们日后的厚积薄发。

为了卓越,无数家长不敢怠慢孩子们学习知识的深度,但是却忽略了抢先一步有时磨灭了孩子的长期发展。

“世界上根本没有两难命题,只有从根本上就不对的事而已”。跳出内卷的死循环,“放羊”不只是“情怀”,而是面对“过劳时代”的有效答案。应该意识到,“素质教育”和它的先行者——国际教育,绝非“水土不服”“不合时宜”,而恰恰是今天最需要的、也是最能为孩子带来美好未来的教育

我们总喜欢激励孩子跟随老虎伍兹成功的脚步,然而正如比尔·盖茨看完《Range》后的感慨,在这个wicked世界,我们需要更多“费德勒”。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国际教育的“悖论”:“鸡娃”为何输给“放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otaum.com.cn/3018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