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逃离北上广的小镇青年,会是小城楼市的未来吗?

去年底,拼多多最近流年不利,接连上热搜,员工猝死、公关不恰当言论、知乎下场打脸、员工跳楼、员工发生病照被辞退、远程删除用户手机照片。每一个瓜都让瓜众们愤愤不平,但疑惑的是,没有抵制拼多多的声音。2.3亿小镇青年眼里,拼多多的廉价商品依然很香。

逃离北上广的小镇青年,会是小城楼市的未来吗?

去年底,拼多多最近流年不利,接连上热搜,员工猝死、公关不恰当言论、知乎下场打脸、员工跳楼、员工发生病照被辞退、远程删除用户手机照片。每一个瓜都让瓜众们愤愤不平,但疑惑的是,没有抵制拼多多的声音。2.3亿小镇青年眼里,拼多多的廉价商品依然很香。

同样靠小镇青年支撑起来的还有快手,快手的头部带货主播辛巴在糖水燕窝事件之后,曾传出要被快手永久封杀的消息,但最终,辛巴的七千万粉丝仍然不离不弃,快手方仅封杀60天以示惩戒。

五环内不玩快手,也理解不了辛巴,但不可否认的是,小镇青年已经成为市场经济中最活跃的一群人。互联网经济的下沉让小镇青年成为了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棚改和城镇化的快速推进让他们成为了连接城市和农村的纽带,也让他们的消费能力有了大幅提升。

开发商下沉同样也是看中了小镇青年群体,失落的乡村和城镇化双端发力,农村人进城是大势所趋,尤其是青年群体,少有人愿意在农村扎根。如拼多多、快手们一样,五六线城市的楼市,也需要小镇青年支撑。

小镇青年不炒房,但需要资产保值

小镇青年并没有炒房意识,房子对小镇青年们来说,并不像一二线那样遥不可及。当一二线精英们住着10平的出租屋、挤着沙丁鱼罐头一样的地铁时,有房有车有钱有闲成了小镇青年的新标签。

快手大数据研究院曾经联合《中国青年报》、红杉中国与神策数据,对快手平台上2.3亿小镇青年的生活、学习、职业、消费、兴趣等各个维度进行了挖掘和数据分析,推出《2019年小镇青年报告》。报告显示,30%的小镇青年实现了有车有房的生活。

逃离北上广的小镇青年,会是小城楼市的未来吗?图片来源:小镇青年报告

展开全文

西瓜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小镇青年,农村出生,在本地县城读高中,本市读大学,然后考到县城某镇当公务员。朝九晚五,双休不加班,工资尚可。虽然比不上一二线的过万薪资,但是比二线民企白领只多不少。她不喜欢一二线城市,对996深恶痛绝,小镇的慢节奏让她心旷神怡。闺蜜形容她,“生来没有野心,只想混吃等死的咸鱼”。

原本,西瓜是没有买房计划的,单位宿舍就在办公室楼上,还附带有免费食堂和免费健身房,既不用考虑通勤,也不用考虑租房、做饭,甚至连办健身卡的钱都省了,工资所得几乎全是可支配收入。

工作几年后爸爸给她买了辆高尔夫,十万左右的车,在县城,可以是一个两室商品房的首付。但是相比于背上房贷,西瓜觉得车更重要。乡镇上没有娱乐生活,周末自驾游是西瓜唯一的乐趣。再说,传统观念里,买房是男孩子的事情,西瓜坚定地认为,以自己的条件,肯定不可能找一个没有房子的人结婚。

但相亲一直不顺,西瓜开始焦虑了,总得为自己孤独终老的生活做个准备。加上身边同事都在县城买了房,她终于把这事儿提上了日程。闺蜜也整天向她灌输投资意识,货币增速、通货膨胀一堆经济学理论甩过来,让她觉得,确实该买套房了。

闺蜜一直建议西瓜在市区买,三线城市总比县城的潜力要大,但是考虑到自己居住,西瓜最终用公积金在县城商业区买了一套毛坯二手房,配套齐全,学区尚可。家里人虽然不支持,但还是给她出了首付。之后的日子西瓜就沉浸在房屋的装修设计上,不辞辛劳地跑装修市场,畅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

但房子还没开始装修,西瓜就认识了完全符合自己期待的白马王子,顺利进入婚姻。而他老公是公务员世家,父母很早就有一套一二楼的复式房,也很早就在同一个小区给儿子全款买了婚房,出于投资的考虑,在市区核心区域还有一套按揭房。

受婆家带动,西瓜开始对楼市感兴趣,虽然不是为了炒房,但是县城的投资品,也就只有房子了。因此,西瓜很快瞄准了县城新医院对面的沿街楼,夫妻俩把结婚收益都投在了首付上。房贷虽比工资收入低不了多少,生活质量大打折扣,但是西瓜觉得很值。作为乡镇公务员,她非常清楚,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开始把孩子送到县城读书,县城的学区房不愁卖。她手里的房子,至少能跑赢通货膨胀。

买不起一二线,三四线也行

与西瓜这种没有野心的“咸鱼”不同,去大城市发展依然是大多数小镇青年的首选。根据人民智库的调查研究,家庭因素是小镇青年留下的主要原因。

逃离北上广的小镇青年,会是小城楼市的未来吗?图片来源:人民智库

小星算是小镇青年里的游侠类,野心勃勃,一心想出人头地,在大城市站稳脚跟。但现实是残酷的,在二线城市漂泊多年,不仅没有实现进军一线城市的目标,反而节节败退,眼看着房价从五千到一万五,扎根城市的梦想彻底破碎。

同时,老家父母年纪越来越大,头疼脑热腰酸背痛的频率走高,乡镇的医疗资源不好,去县城又颇为不便,小星不得不考虑回老家。二线城市租房的经历让小星心有余悸,既然要回老家,就干脆买套房吧,比起来二线城市高不可及的房价,三线城市的老家友好得多。

虽然家人强烈反对她买房,怕她高位接盘,但是她还是坚定地联系了中介。直到申请按揭需要户口本,她才回了趟老家告诉家人自己买了房,事已至此家人也只有无奈默许。深谙先上车再换票之道,小星选择了自己能负担得起的小户型作为过渡。

买房第二年赶上三线城市房价上涨,短短一年小星的房子上涨了40%。尝到甜头的小星,对楼市产生了更大兴趣,赶着上涨的热度又入手了一套刚刚可以上市交易的二手经济适用房,80平两室两厅的实用户型,价格相比于同区域的房子来说尚处于低位。事实证明小星没有押错宝,在楼市明显上涨后劲不足的形势下,新入手的房子用一年时间上涨了20%。

从小户型到两室实用户型,小星没有止步。综合考虑了城区的房价上涨规律,把眼光投向了尚且处于价值洼地的城南一带。多方对比,最终选择了一套城南最好的学校的学区房,轻奢户型,既可以作为自己居住的改善,也不用担心以后的转手。

唱衰三四线城市楼市的声音,小星听得太多,但是她坚定地选择持有。对于楼市,她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大家不看好连高铁和地铁都没有的城市,但她认为这恰恰是一种优势。高铁会有的,地铁会有的,高铁通车和地铁开工,都会引起楼市的新一轮上涨。

买不起一二线的房子,三四线总算给了小星机会,至于五六线,等棚改的春风大肆吹起的时候,她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田园生活很好,不做资本的韭菜?

当然,在小镇青年中,也有一批坚决留守乡村的人。城市的钢筋混凝土对他们来说是牢笼,农村的大地才是他们眼里的诗意田园。

阿飞被催着买房不止一次。孩子很快要上学,但村小实在是一言难尽,一个年级只有十来个学生,留守村小的也就只有当年的那些老教师。家里有点儿教育意识的,都在县城买了学区房把孩子送到了县城的学校。

阿飞不愿意买房倒不是因为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不上心,辅导班没少报,也尝试着让孩子去县城的私立学校。但是在去县城上学这事儿上,孩子比他更反感,甚至扬言,“如果让我去考入学考试,我就交白卷考零分”。对孩子来说,农村的生活比较惬意。没有来往不绝的汽车,可以在大路上疯跑,假期的时候还可以钓鱼抓虾。

不买房,阿飞是不愿意背上房贷压力,小学文凭的他,在城里挺难立足,但在农村,他如鱼得水。几年前跟着表哥学了山桃种植技术,在村里承包了几亩荒山种植山桃做采摘园,给县城的水果精品店供货。他种的桃子,在县城水果圈小有名气,每年都是供不应求。脱离农村,他能干的也就只有工地,但是工地的收入扣去房贷之后能否支撑全家人的生活,很难说。

不过,混完了小学阶段,阿飞还是决定让孩子去县城读初中,等孩子六年级的时候,应该会去县城买一个学区房,为了孩子,总是要做一些牺牲的。何况,去城市买房似乎成了村里人一个新的荣耀,要是在城里没房,那就是混的不好。

虽然阿飞们在村里走出了自己的路,但乡村是的的确确地衰落了,大片土地荒芜,野草丛生,年轻人已经不会种田,即便根在乡村,经济来源也是外出打工为主。祖宅让年青人对家乡尚有眷恋,但城镇化推动下,去县城楼市“接盘”是逃不掉的命运。

逃离北上广的小镇青年,会是小城楼市的未来吗?图:荒废的农田

小镇青年崛起,五六线楼市狂欢

小镇青年崛起,奢侈品下沉,开发商下沉,需求带来供给,五六线楼市的涨幅印证着小镇青年的实力。纵然唱衰三四五六线楼市的声音不绝于耳,纵然投资一二线城市成为媒体的主流声音,在小镇青年眼里,一二线遥不可及,五六线才是天堂。

一如逃离北上广的声音并不能让北上广有切肤之痛,唱衰三四线也没有遏制三四线的发展。五六线的人们,踩着三四线的脚印,同样走上了楼市狂欢之路。而小镇青年们,将会是这场狂欢的主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otaum.com.cn/2986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